今天是2018年12月13日(星期四)
北京[切换] 晴 白天夜间 -8℃/1℃

为你读书 | 领导干部当警惕:“围猎”,往往这样开始……

2018/9/12 9:16:10

关键词: 反腐

为你读书 | 领导干部当警惕:“围猎”,往往这样开始……


各位书友,大家好。欢迎收听“为你读书”,本期继续为你朗读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图书《叩问初心——正风反腐鉴古论今》。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要求领导干部慎独,他强调“对一切腐蚀诱惑保持高度警惕,慎独慎初慎微,做到防微杜渐”。对于广大领导干部来讲,慎独是最好的底线,自律是对利益集团“围猎”最好的防守。下面的时间,我们一起聆听《“围猎 ”与防守》。




“各种诱惑、算计都冲着你来,各种讨好、捧杀都对着你去,往往会成为 ‘围猎 ’的对象”;“领导干部严格自律,要注重防范被利益集团 ‘围猎’,坚持公正用权、谨慎用权、依法用权,坚持交往有原则、有界限、有规矩 ”;“对共产党人来讲,动摇了信仰,背离了党性,丢掉了宗旨,就可能在 ‘围猎 ’中被人捕获 ”。

 

习近平总书记在多个重要场合,都强调了领导干部要防止被围猎的问题。不妨先来看看,围猎都 “长”什么样儿?

 

一看到亲戚、朋友得居关键岗位,就开始琢磨着找他办点事。很多规则,就是在这种开动脑筋后被突破的。围猎,往往从这里就开始了……

     

看到下面这个故事,有的人觉得惋惜,有的人以为围猎不过如此,又有多少人在看透封建官场的同时,深忧围猎可能有着某种基因。

 

这其实是一个围猎者功亏一篑的故事。

 

故事的主人公就是鲁迅的爷爷周福清。鲁迅曾写道:“到我 13岁时,我家忽而遭了一场很大的变故。几乎什么也没有了;我寄住在一个亲戚家,有时还被称为乞食者 ”,这个变故指的正是周福清的事,因其家仆陶阿顺的笨拙,导致事泄,周福清入狱,周家败落。

 

当时,鲁迅的父亲周用吉报名参加了在浙江举行的乡试,主考官正是当年与周福清一同考中进士的殷如璋。今天,面对这种关系,多少人都会开动脑筋,看看能不能走走后门。一看到亲戚、朋友得居关键岗位,就开始琢磨着找他办点事。很多规则,就是在这种开动脑筋后被突破的。围猎,往往从这里就开始了。周福清给殷如璋写了一封信,既有作弊的关节,又有承诺 “洋银一万元 ”的纸条。假如不是其谋事不密导致事败,这种事,在封建官场简直就是小菜一碟,根本不会在历史上留下什么记载。周福清想来想去,怕人看见不好,就让家仆陶阿顺代送,自己则在船上等。估计在他看来,这种跑腿的小事,怎么会有问题?让他没想到的是,阴沟里还真就翻船了。后来事情败露的经过,有多种说法,各家记载不一,表明多是口耳相传、颇多错讹,这里不妨选取较有戏剧性的一种。

 

说当时陶阿顺把周福清的名帖、信函一并送上,不巧殷如璋正和副主考周锡恩在闲话。殷如璋这种官场老油条,不看当然也知道信中有内容,却装作很不在意的样子,随手搁置桌旁,让陶阿顺先回去。

 

这种不在意的样子,深谙此道的人自然而然地会意,但陶阿顺却未见过,他原本就是干活的粗人,哪懂得这类袖里乾坤的关窍?估计他以为殷如璋真的不当回事,怕因此误了主人大事,便仍是杵在那里不回去等回音。一等二等都没见殷如璋有什么反应,临了急了,竟然当着众人的面说,这封信是关系银钱的大事,还是要当面给个回条。

 

这一声,无疑就戳破了那层窗户纸,副主考周锡恩焉能听不懂?殷如璋又焉能无反应?结果当然就是他装得很清白高尚,好像也才立马明白这封信里有故事,便顺水推舟,让周锡恩拆信。这一拆信,要是拍电视剧的话,多半就是那 “洋银一万元 ”的纸条滑落,两人便作色而起,义正言辞让左右拿下,连人带信一同交予地方查办。

 

这个故事,折射的是封建官场的狡诈,行贿者固然笨拙,但受贿者很机变,想抓住这样的受贿者,自古就不易。

 

但是,也别以为围猎者就这点手段。

 

这行贿的技巧可谓极善曲承其意,往往都是给足了面子与里子,让人感觉没一点不舒坦、不妥当。对于领导干部来说,面对诸如此类的行贿,没一番境界修为,只怕皆是欣然笑纳了。


《红楼梦》中,贾芸求凤姐在大观园里谋个差事这一节,可谓写尽行贿者的机灵乖巧。读来亦令人慨叹,在如许奉承熨帖的攻势面前,又有几人不在受用中着了道儿?

 

贾芸之母原求的是贾琏,恰好有个管小和尚的差事来了,贾琏就想给他。不意凤姐因贾芹之母来求,就先为贾芹量身定做了这个差事,又如何依得贾琏?

 

原来,贾政是想把这 12个小沙弥、12个小道士发到各庙去分住的,凤姐却存了为贾芹的心,便“想了几句话 ”回王夫人。这“几句话 ”,尽是冠冕堂皇的理,什么 “万不可打发别处去。一时娘娘出来,就要承应。倘若散了,若再用时可是又费事 ”,不如送到自家庙里铁槛寺去,派个人管着到时用着方便。实质上不过是自己要做人情,而虚增一岗位罢了。这理正当得难以反驳,所以才有王夫人、贾政先后皆服,贾政即时唤了贾琏来商量派谁去管一事。

 

这点手段,对于凤姐来说可谓小菜一碟,几句话就搞定了。腐败弄权者通常就是有这等本事,以为公为幌子,以徇私为目的,却全不露一点为私的痕迹,让人看不出一点破绽,反让人佩服他一心为公着想,万事周全考虑。今之多少工程、项目,究竟有多少正当性?决策者决策时,当有此一警,既要提醒自己不要当贾政,也要警惕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背后 “凤姐们 ”的弄权。

 

弄权者毕竟不是直接掌权者,凤姐做人情还得贾琏搭个桥,由贾琏告诉贾政用谁。因此听得贾琏被唤去,凤姐就叮嘱他要如此这般地说。贾琏听了不依,想给贾芸,却被凤姐一番软硬兼施。硬的是,凤姐见贾琏不依,便“把头一梗,把筷子一放,腮上似笑不笑地瞅着贾琏道:‘你当真的,还是玩话?’”软的是,双方形成妥协,答应等园里种树种草的工程出来,就给贾芸。这一妥协,当然皆大欢喜,结果自然是贾府里的银子遭殃。你看那贾芹领了 “白花花的二三百 ”,便“随手拈一块撂予掌秤的人,叫他们吃茶去罢 ”。

 

凤姐既可谓 “贪内助 ”的典型代表,又可谓既能干又能腐的化身。《红楼梦》里关于她这方面的笔墨甚多。自古以来多少人弄权腐败,都或多或少有这种人的影子。从贾芸谋事这一节中,即可见她弄权腐败的本事。

 

弄权者随性,答应的事未必就会板上钉钉,何况凤姐答应的只是贾琏,而不是直接的行贿者贾芸。估计贾芸深谙此道,所以当他见贾琏说那件事黄了,被凤姐截了去,又许下栽花木的事,便大有机变,明白这事求贾琏不行,得改求凤姐,却不露声色,轻松骗过了贾琏而另寻途径。在贾芸看来,求凤姐办事,没有贵重礼物是不行的,送不到心坎上更是不行。贾芸机巧,想到正是端阳节采买香料药饵之际,送冰片、麝香必然可心,但家里穷,去哪里弄这东西?他先是去舅舅家想赊一些冰片、麝香,不意舅舅、舅母势利,不肯赊与他。走投无路之际,却遇到放高利贷的醉金刚倪二,轻财仗义借与他银子。可谓历尽世态炎凉后,才买到这名贵的冰片、麝香,又怎么送出去?这贾芸堪称世间 “会来事 ”者之鼻祖,把一番行贿技巧运用得炉火纯青。如此围猎技法,不中招者恐怕不多。

 

他先是等候凤姐出来,“深知凤姐是喜奉承尚排场的 ”,便把奉承排场的功夫做足,说得凤姐 “满脸是笑 ”。这门功夫,那些吹牛拍马者自是练得绝,而听者又何尝不是大为受用?如脂砚斋的批注 “哪一个不喜奉承?”世间又有多少领导干部,不是在这种奉承中丧失警惕的?又有多少人不是在极为受用中而入了他人套中?

 

一番奉承过后,便是关键的送礼了。你看他把千辛万苦得来的冰片、麝香,说成是朋友家开香铺,因要外任便把这细贵的货送予他的,最后 “想来想去,只孝顺婶子一个人才合适,方不算糟蹋这东西 ”。这一番话说得凤姐 “心下又是得意又是欢喜 ”,于是就欣然笑纳了,却又不露声色,一字不提派他监种花木工程的事,怕他看着她 “见不得东西似的,为得了这点子香,就混许他管事了 ”。这行贿的技巧可谓极善曲承其意,往往都是给足了面子与里子,让人感觉没一点不舒坦、不妥当。对于领导干部来说,面对诸如此类的行贿,没一番境界修为,只怕皆是欣然笑纳了。然而,令人警醒的是,有多少人内心里会认为对贾芸这样的行贿者应当警惕,又有多少人会打心眼认为贾芸会来事、会办事,还有多少人对其行贿办事技巧回味再三、必欲习之而后快?

 

围猎,往往就是在颜面上做足了文章。最终双方都会认为,自己不是在搞腐败,不是办见不得人的事,没觉得有什么不合适、不妥当处,而是在光明正大地行事,一方坦然送之,一方坦然受之。


自古而今,行贿受贿就是一件见不得人、见不得光的事。其行事者多隐秘,而手段又千奇百状。若非行事者自陈,旁人则往往无从知晓。但无论是 “会办事 ”的贾芸,还是 “不会办事 ”的陶阿顺,都可以看出,行贿受贿者都注重讲求颜面。在这种颜面搭建的虚幻布幕中,最终双方都会认为,自己不是在搞腐败,不是办见不得人的事,没觉得有什么不合适、不妥当处,而是在光明正大地行事,一方坦然送之,一方坦然受之。围猎,往往就是在颜面上做足了文章的。

 

陶阿顺们撕毁了这个颜面,恐怕再贪腐的人也不会轻易贪受。但世间陶阿顺们何其少,贾芸们何其多?贾芸们极尽奉承阿谀之能事,极度呵护这个颜面,让对方感觉通体无比舒泰,再不想贪腐的人也会觉得很受用,半遮半掩、半推半就地跌进陷阱中去了,更何况那些原本就有心贪腐的人呢?

 

然而,让人无语的是,当受贿者如饥似渴时,行贿者就根本用不着围猎技巧,因为他们就等着你去围猎,甚至主动送上门来。双方连基本的颜面客套都不搞了,一点外衣都不穿,赤裸裸地交易了。

 

前些年,时任山西省委书记的王儒林就举例说,一个素不相识的老板找一位厅长办事,老板就拿了一张他桌上的纸,写了给你 3000万元的纸条,厅长一看,把纸当场吞了,最后就给老板办事。

 

还有苏荣的 “贪内助 ”于丽芳,经常以 “要不要老苏帮忙 ”,暗示官员送钱送物。而苏荣就成了 “权钱交易所所长 ”,最后什么人都收,什么东西都要,事办得成、办不成都收,甚至收了钱也不办事。连一些行贿人都讥笑他,没有一点省委书记的尊严,只是批发“官帽 ”的商人。如此要钱不要脸,难怪连行贿者都瞧不起他了。

 

苏荣自己在 “忏悔录 ”中写道:“正常的同志关系,完全变成了商品交换关系。我家成了 ‘权钱交易所 ’,我就是 ‘所长 ’,老婆是‘收款员 ’。”真是没亲身经历,还真想不出这么个生动形象的比喻与场景。

 

在这类毫无遮掩、腐败如斯的贪官面前,估计那些讲求围猎技巧的人都会慨叹世风日下,“英雄无用武之地 ”,行贿已经不拼技巧直接拼金钱实力了。如此腐化堕落之辈,倘若不去其根源,则将为祸一方,贻害无穷。

 

为官做人,设置自己的底线很重要,“白袍点墨 ”就是底线。


对于贪腐者,特别是那些到了要钱不要脸地步的人而言,对行贿者设置的诱饵自然是如蝇逐臭,并不需要行贿者顾及颜面,搞什么行贿技巧。而最终,等待他们的则是党纪国法的严惩。

 

这里想说的是,面对贾芸们的围猎,面对糖衣炮弹的温柔进攻,那些 “在山泉水清 ”的刚出道者,又该如何防范,不致跌入 “出山泉水浊 ”的轨道?

 

必须正视,贾芸们的行贿技巧具有极强的欺骗性,他们会制造各种再舒适不过的情境,会让你觉得没有一点儿不妥当,甚至会让你觉得却之不恭、不收都对不起他。面对千奇百状的行贿方式,恐怕设置自己的底线至关重要。

 

明代文学家叶盛写过一篇散文《郑牢论戒贪》,道理深刻,发人深省。说的是有个叫山云的将军被派到广西任总兵官。他对郑牢说:“世谓为将者不讲贪,矧(况且)广西素尚货利,我亦可贪否?”山云说的是世情,一则人们对于将军并不以贪腐来评价,而只看他能不能打仗;二则广西这个地方的风气就是如此。因而入乡随俗,贪受笑纳是常理,也没有人觉得不妥。郑牢就以 “白袍点墨 ”为喻,意谓染污后就再也洗不干净了。

 

山云又问:“人云土夷馈送,苟不纳之,彼必疑且忿,奈何?”这简直道出了今天许多人的想法,就是人家送东西来了,你却不收,人家就会不高兴,你就没法开展工作,等等。郑牢的回答则如一顿棒喝:“居官黩贷,则朝廷有重法,乃不畏朝廷,反畏蛮子耶?”讲的是,当官贪财,必受重惩,哪有不怕杀头反而怕这些人不高兴的道理?这一棒喝,于今天的很多人来说,不啻是最好的清醒剂。

 

世间多少人就是没想通这个理,面对贾芸们,他们总是觉得不收怕他们不高兴,怕他们不支持自己,怕他们以后给自己挖坑处处碰壁。然而,收了就难回头,最终等待自己的是党纪国法之利剑。不收的所谓 “严重性 ”,与收了的严重性,二者孰轻孰重,不难判断。一些人毫不在意,或铤而走险,恐怕还是侥幸心理作祟,真如有落马者所反思的:把反腐当成了隔墙扔砖头,以为被砸中的概率很小。

 

是以,为官做人,设置自己的底线很重要,“白袍点墨 ”就是底线,从开始就一点也不沾染。不管人情世故,还是温柔围猎,抑或赤裸诱惑,守住自己底线的刚性就能清浊立判,而不致稀里糊涂就上了贼船下不来了。

 

东汉时期的名臣杨震就是设置底线的高人。比如,他以 “清白吏”为座右铭,以“不受私谒 ”为底线。当时他由荆州刺史调任东莱太守,赴任途中路经昌邑,昌邑县令王密是他举荐提拔的,为报答杨震之恩,暮夜特备黄金十斤送给杨震。杨震说:“故人知君,君不知故人,何也?”王密说:“暮夜无知者。”杨震说:“天知,地知,我知,子知,何谓无知者!”

 

这就是底线的力量,不管对方以什么样的方式,用什么样的技巧,一碰自己的底线就立马警醒,决不给对方以什么借口。这看似很无情,甚至很绝情,也很让对方下不来台,但在对方心里,又会赢得多少敬重?

 

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要求领导干部慎独,强调 “加强自律关键是在私底下、无人时、细微处能否做到慎独慎微 ”,道理就在于,慎独是最好的底线,自律是对围猎最好的防守。


(以上内容摘编自《叩问初心——正风反腐鉴古论今》)


推荐阅读


1.png


《叩问初心——正风反腐鉴古论今》

陈家兴

人民出版社

2018年8月


来源:人民出版社读书会微信公众号


责编:崔培


评论

共 0 条
图片       评论成功可获得2积分